中國高等教育學會

當前位置:中國高等教育學會 > 高教視點

薛茂云:一種新興高等教育類型的創新與變革——新中國成立70年中國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研究

作者:薛茂云   時間:2020-01-08

  在2019年秋季中國高等教育博覽會“新中國高等教育70年高峰論壇”上,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高職教育研究委員會理事長、江蘇經貿職業技術學院校長薛茂云教授作專題報告。報告摘編如下: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中開宗明義地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的教育類型。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經過高等職業教育孕育期、高等職業教育探索期、高等職業教育規模擴張期、高等職業教育內涵提升期,經歷了“孕育-探索-跨越-提升”的創新變革之路。高職教育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勢、從教育的補充手段到教育類型的不可替代,實現了從量的積累到質的提升,實現了歷史性的跨越式發展,闖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高等職業教育發展道路。

  一、輝煌:高等職業教育發展成就
  中國高等職業教育創造了獨特的生存法則和生存之道,并且不斷改良進化、不斷創新變革,現已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高等教育類型。高等職業教育是創新變革和時代發展的產物,是解放思想、改革創新的智慧結晶,具有獨特的社會價值和強大的生命力。中國已建立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職業教育體系。2018年,高職院校數量1418所,招生368.83萬人、在校生1133.7萬人,分別占全國普通高校的53%、46%和40%。

  二、啟發:破譯高職教育創新發展的密碼
  1.創新與變革是高職教育發展的精髓。高等職業教育是時代變革和創新發展的產物。高等職業教育從小到大、從“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勢”,是伴隨著生產方式的變革、經濟結構的調整和技術的革新而不斷變革、不斷發展的。改革開放之初,隨著經濟社會由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向靈活開放的市場經濟體制的轉型,經濟和技術的變革對勞動者素質提升的要求越來越迫切,傳統高等教育規模、人才培養模式、管理體制、運行機制等難以滿足和適應經濟社會發展多樣化的需求,高等職業教育的獨特社會功能逐步得以凸顯。
  2.高職教育是一種政策驅動下的外生型發展模式。20世紀80年代,政府試辦走讀、收費、短學制的職業大學。20世紀末,國家實施高等教育大擴招,作出了大力發展高職教育的戰略決策。2006年以來,國家示范、骨干高職院校計劃的實施,是全面提高高職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重要戰略舉措。2019年,啟動“雙高計劃”,首輪遴選了56所高水平學校建設單位和141個高水平專業群建設單位。
  3.省級政府統籌是高職教育發展的重要法寶。1980年職業大學的創辦,開創了中心城市辦大學的先河。2000年,高職院校的審批權和管轄權下放至省級政府,省級政府成為高職教育發展的責任主體。2010年12月,國家開展教育體制改革試點,進一步發揮省級政府統籌規劃作用,調動地方政府辦學積極性,在省級層面形成全方位支持高職教育改革發展的政策體系和經費保障機制。
  4.高職教育是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高職教育是在社會吸引力不足、公眾認可度較低的文化環境下,秉持著一種追求、一種信仰,突破現有制度和政策的“瓶頸”,開墾出一片新天地。高職教育創新變革、積極進取的精神沉淀成一種有為方能有位的哲學、一種積極進取的力量、一種全納包容的情懷、一種追求卓越的品質。
  5.完善的質量保障機制是高職教育辦學的堅實后盾。2012年以來,逐步建立和完善了高職院校、省級層面、國家層面年度質量報告,形成了國家、省、學校三級發布體系,向社會展示高職教育建設成效和問題,有效提高了高職教育的社會公信力和認可度。2015年,教育部推進職業學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工作,2016年,確立了8個省份27所院校作為首批試點,構建高職院校教學工作內部診斷改進制度,進一步完善職業教育內部質量保證制度體系和運行機制。

  三、反思:高職教育發展的困惑
  1.政策和專項驅動的發展邏輯導致高職教育發展內生動力不足。政策驅動的外發型發展模式造成高職院校對國家政策和項目的過度依賴。國家示范(骨干)高職院校建設計劃任務完成后,高職院校發展陷入了“后示范”時代的迷茫期,直到2019年高職“雙高計劃”的啟動,高職院校方才找到發展方向。
  2.普通高等教育強大的磁場引力導致高職教育缺乏應有的自信。在普通高等教育強大的磁場引力作用下,高職教育自我認同不足,存在自我貶低的心理;自我認知不一,對高職教育的本質及類型屬性認識不到位,對人才培養目標定位上始終模糊且飄忽不定;自我發展意識不足、能力不強。
  3.高職院校限制在專科層次的政策偏見導致高職教育發展空間受阻。高職教育發展先天不足,在其大規模發展時,國家政策規定了“三不一高”,尤其是三令五申嚴禁高職院校升本,這導致高職教育結構層次不完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鏈條斷裂”,高職教育成了“專科教育”的代名詞。
  4.半壁江山的高職教育卻沒有半壁江山的財政投入導致高質量的整體提升面臨挑戰。2018年,全國高等教育經費總投入12013億元,高職教育經費總投入為2150億元,僅占18%,仍有部分公辦高職院校尤其是地市級公辦高職院校生均財政撥款水平尚未達到12000元,民辦院校投入更低。
  5.前期規模擴張的負效應導致高職院校同質化現象突出。在大力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政策的引領下,某種程度上存在過急、過泛的情境,一些民辦高職院校及部分公辦高職院校在條件不具備、定位不準確的情況下,倉促上馬、盲目擴大辦學規模。高職教育的盤子越來越大,“小、散、低、多、同質化”的問題十分突出。

  四、展望:新時代高職教育發展的新作為
  1.完善高職教育國家制度體系,優化高職教育發展政策。首先要在政策上給予公平的待遇,取消專科高職院校原則上不升為本科的政策歧視;其次在教育投入上要公平,高職“雙高計劃”也應有與之貢獻相當的財政資金來支持;再次從國家層面確立技術技能型人才所應享有的社會地位,保障高職院校畢業生享有公平的入職機會、收入待遇和社會地位。
  修訂《職業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進一步確立高等職業教育在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領域的法律地位,進一步明確高職教育的獨立類型和社會地位,提高高職院校畢業生的工作環境、收入分配、社會地位、勞動條件、福利待遇。
  2.建立分類管理體系,提升高職教育社會地位。建立獨具特色的職教高考制度。打破普通高等教育優先錄取的格局,職業高考與普通高考逐漸分離;不僅面向應屆高中和中職院校畢業生招生,還要面向在職社會人員招生。
  拓展高等職業教育功能,三教統籌,凸顯高職教育的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的功能,發揮高職院校的職業技能培訓功能,實現職業教育內部中職與高職之間的有效銜接。
  3.優化高職教育布局結構,盤活高職教育資源。建立高職院校合作辦學聯盟,探索集團化辦學。實施資產重組和資源整合,扶持和推動高職教育做強做優,發揮優質高職院校的輻射帶動作用,提高辦學效率和效益。
  借鑒委托管理的模式優化高職院校資源。對于辦學效益差、力量薄弱、活力不足、辦學困難的高職院校,委托辦學質量高、社會聲譽好的高職院校,盤活高職教育資源。
  4.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助推高職教育高質量發展。打造高職“金課”,推動高職教育課堂教學革命。高職院校應利用虛擬仿真課堂、教學資源庫、在線開放課程、微課、翻轉課堂,探索線上線下一體的混合式新型翻轉教學模式。
  建立數字化教學資源聯盟,形成資源共建共享的運行機制。高職院校跨院校“共建共享”數字化教學資源,打通各數字資源之間的信息壁壘。
  高職教育高質量發展需對接國家重點戰略、區域支柱產業和戰略新興產業,實施專業集群發展戰略,優化資源配置,形成資源集聚效應,打造新的專業格局。
  打造具有工匠精神的“雙師型”隊伍,提升教師執教能力。高職院校有效利用產教融合發展的校企合作平臺,形成校企協同促進教師創新發展的動力機制。
  立德樹人,以人為本,助力學生價值增值。高職教育要探索“思政導師”和“教學導師”雙導師制,助力學生成長成才,形成全員、全過程和全方位的立體化育人體系。
  5.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充分激發高職院校辦學活力。政府應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在資源配置過程中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鼓勵行業企業積極參與高職院校辦學,積極探索混合所有制辦學,推進產權制度改革,通過校企共建“雙主體學院”、建設“產業學院”、“混合所有制二級學院”等方式;探索注冊職教集團獨立法人,遴選國家示范骨干職教集團,發揮資源的集聚效應、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
  高職教育高質量發展應推進校長治校和教授治學;建立學校宏觀調控、院系自主運行、權力下放的二級院系管理體系;設立校企合作辦學董事會,形成多元主體共治的良好局面。
  高職教育發展仍需進一步加大高職教育財政投入,合理劃分各級政府對高等職業教育投入的責任和比例,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鼓勵企業參與高職院校辦學。
  新時代,高職教育發展將以“雙高計劃”為引領,不斷彰顯類型特色,凸顯“半壁江山”的貢獻與作為,注重高職院校整體質量提升和全面發展,不斷提升高職教育社會影響力和吸引力,堅定高職教育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一级理伦性理伦a,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